不再养狗 -文章阅读网
主页>原创文章>生活
时间:20-05-16 点击:118 作者:江鱼

  文/江鱼

   小时候,母亲带我去对面的村庄串门,有一位与母亲要好的阿姨家,养了一只凶恶的大母狗,听大人们讲,那只母狗看门特别厉害,如果没有狗主人的允许,谁也别想踏进他家半步。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怕那只恶狗,那狗也好像读懂了我的善意。其他小伙伴看到那狗唯恐避之不及,而我怎么碰它逗它玩,它除了对我摇头摆尾,从不露出伤害我的凶样。阿姨很奇怪地对老妈说:看你那儿子那么喜欢狗,等这批狗仔生出来,送他一只拿去养吧。我听了,还没等老妈回应,就拍着手歪着脑袋望着阿姨道:当真?阿姨笑我一本正经的样子道:阿姨说话算数的。

   从那以后,我几乎天天问老妈:阿姨家的小狗生出来没有?问得老妈烦不胜烦,老妈生气了:天天问这个事,要是小狗能养了,阿姨自己会叫你去捉狗仔的。就在我差不多快忘记养小狗的事,有一天中午,阿姨在对面村子捎口信叫我去她家捉狗仔。我高兴得一路小跑到阿姨家门口,双手接过狗仔,小心翼翼的揣进我的衣兜,又一路连蹦带跳的跑回家。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家门口,弟弟早已守候在那里,他见我两手空空的,忙问:三哥,小狗仔呢?老妈也惊诧的看着我,我指了指衣兜,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小狗仔从衣兜里顺出来,老妈见这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小狗仔,非常失望的用手拨拉了小狗几下道:拿去扔掉吧,这么弱小怕是没足月,养不活的。我和弟弟坚决不肯扔掉。

   晚上我们喂了小狗仔一点面汤,小狗仔吃得很费力,但就是没吃进去多少。我和弟弟找来一个纸箱,放了一些枯草垫底,再往上铺了一些棉花,算做小狗仔的窝了。我想,这样小狗仔应该不会感觉冷了吧。

   可是,不知怎么的,我们才躺上床一会儿,小狗仔就哭闹起来了,吵得老爸下命令:赶快把那鬼东西拿出去丢掉!我知道老爸的脾气,他是认真的。我和弟弟赶紧爬起来,弟弟抱起小狗,小狗狗马上就停止哭闹了。后来,我和弟弟干脆把小狗抱进被窝一起睡到天亮。小狗仔因为不足月,根本吃不了普通的饭菜,连吃面汤和稀饭都经常卡住。好在那时弟弟尚幼,大人们会为他熬米糊。每次熬米糊时,我就悄悄跟弟弟交涉,要他叫老妈多熬点儿米糊。我和弟弟约定,喂小狗米糊的事绝对不能让爸妈知道了。其实,老妈多少是知道我们喂小狗米糊的事,倒是老爸我们瞒得很紧,老爸只是觉得最近怎么弟弟吃米糊那么多。一次他跟老妈聊天时说:你那小儿子可能要长个子了,看他吃米糊越来越多。老妈笑笑不回答。

   就这样,小狗仔陪伴我和弟弟的童年快乐的成长着。那小家伙也挺争气的,从来不把屎尿拉在床上,即使是晚上要便便,它也会用舌头舔醒我或者弟弟,并“呜呜"的叫,于是,我们放它到床下,它拉完后又跑到床下“呜呜”的叫,我们再抱它上床。等小狗狗长到能四处乱跑后,我们就不再让它睡我们的床了。它很机灵很听话,就是毛色灰不溜秋的,我们就给他取名叫灰宝儿。

   到后来我们才知道,灰宝儿来我们家时才出生十七天,它们的狗妈妈就被别人毒死了,除了灰宝儿被我们养活,其余小狗仔因为无人领养,又吃不下去饭菜而相继夭折。

   在那个年代的农村,一个家庭除了需要养一只看家的狗外,根本没有余粮来养多余的狗,但事情往往节外生枝。

   一天中午放学后,我和几个小伙伴去供销社后面的水池去玩水,看到我们街上的小霸王蓝大汉(街上的混名)正提着一只小白狗溺水,小白狗被呛得叫不出声了,肚子喝水喝得圆鼓鼓的。我立即大喝一声:住手!你干嘛要把小狗淹死?蓝大汉也认识我,曾经与他交过手,他也见识过我的勇气。他瞟我一眼到:这狗是我那邻居养的,那邻居太可恨了,我就是要把他养的小狗淹死。说完,他又准备把小白狗往水里淹。我赶紧阻止他道:要不这样好不好,反正你是让你邻居养不成狗吧?要不把小狗送我,我把它带到我家去养,怎么样?蓝大汉想了想道:不要让我再见到这只狗,要是它回到那邻居家,我一样要弄死它,还要找你好看。我赶紧从他手里抢过小白狗,拍着胸脯道:一言为定!

   奄奄一息的小白狗在我的手里痛苦地呜咽着,我提着小白狗的两后腿倒立着,用手拍打着它的背部,只一会儿就吐了好几口水出来。我继续拍打小白狗的背,小心翼翼的抒着它的肚子,折腾了好久,总算把小白狗肺里和肚子里的水排差不多了。可是,当我放它到地上时,小白狗还是像喝醉酒似的,东倒西歪走不稳路。

   咳,这只可怜的小白狗救是救下来了,但送给谁养呢?小伙伴们个个摇头又摆手,如果丢掉肯定死路一条。好事做到底吧,我硬着头皮把小白狗抱回家里。

   万幸,那天老爸外出做手艺没在家,老妈只是吵吵几句就让小白狗留宿家里了,老妈比较疼我,一般来说,如果我一定要坚持的事,她就根本拿我没办法。

   小白狗刚到我家里时经常受灰宝儿欺负,灰宝儿比小白狗个子高大许多。我和弟弟经常背着家人,悄悄拿东西给小白狗吃,我们把小白狗取名叫白二。最反对我们养白二的还是父亲,父亲主要考虑的是一大家子的口粮问题尚难有着落,无故又多了一条蹭粮食的狗。有一次父亲甚至都拎着白二去很远的地方丢掉过,但被我和弟弟顺着丢白二的路给找回来了。几次三番后,父亲输给了我和弟弟的坚持。

   就这样,灰宝儿和白二在我家一天天长大,白二来我家大概一年后,个子大过灰宝儿了。白二除了鼻子红粉红粉的,它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而灰宝儿没什么特点,个头也比白二矮小一些。

   但灰宝儿还是比白二凶,如果不是我和弟弟人为干预,白二很难吃到几口饭菜。这两活宝我们也没白养它们,有时它们也会在山上合力逮到野兔和野鸡什么的,叼回来改善下伙食。

   每天我上学去时,灰宝儿和白二都会送我到半路,被我一阵吼并追赶后,它们才灰溜溜的往家里跑。每天放学,它们俩也会从家里跑出来,在离家几百米的路上,又蹦又跳地迎接我。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不论灰宝儿与白二在多远的地方,只要它们能听到我的指令,它们绝对忠诚地寻着我的声音飞奔而来!直羡慕得同村的小伙伴们发誓,他们也一定要养一条像我家那样听话的小狗狗!

   然而,世界上美好的东西注定难以长久的。两条狗的口粮问题从来都是父亲爱唠叨的话题,他多次想买掉其中一条狗,可这两条比小伙伴还要亲密的狗狗,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它们陪伴我和弟弟快乐童年童年一起长大,哪一条狗狗我们都舍不得!

   记得在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有一天,我去学校领成绩通知书,那天刚好我家里杀过年猪,回来的路上我正在美滋滋地琢磨着今晚会吃到年猪身上平时难得一见的各种美味儿,还能悄悄送些骨头给灰宝儿和白二啃食。说实在的,平常因为父亲的严厉,它们俩常常是食不果腹。

   就在快到家门口时,只见白儿灰头土脸的耷拉着脑袋,摇着尾巴“呜呜”的低鸣着向我跑来,怎么不见灰宝儿了?我四处搜寻灰宝儿的影子,跑回家里,看到弟弟坐在家门口发呆,那个五大三粗的杀猪匠正在扬起他那油晃晃的屠刀,在家门口的临时案板上分割着剩下的半只猪肉。我摇了摇呆坐在门口的弟弟历声呵道:灰宝儿呢?弟弟不敢吱声,二哥也不理我。这时老爸从屋里走出来,虎着脸瞪着眼睛,指着我声音比我大几个分呗吼道:你嚎什么嚎?家里的口粮不要你狗X操心?是老子叫孙屠杀掉一只吃狗肉的,怎么啦?

   我和弟都哭起来了,但老爸并不理会,继续数落着:你俩再嚎丧的话,都给老子滚出去!你们是没有被饿过饭,知道两只瘟狗一天要吃多少粮食吗?

   当晚直到第二天,我都不吃饭,大哥二哥和姐姐都来劝导我。老妈怕我饿出了毛病,就挑了一块肉打包好,她打发叫我送肉去我最爱的大姨家。事隔多年,时过境迁,每当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心里仍是沉甸甸的!

   后来,我再没有养狗狗的冲动了。直到成家后的二零零七年,那年的下半年我在浙江的永康市承建移动的工程,有一天闲来无事,我收拾起钓具钓饵食物和水,骑着老婆卖菜用的单车去永康河钓鱼。我钓鱼的习惯,一般出去就是一整天。那天我钓到快中午的时候,一只小黑狗不知从哪里摇头摆尾的跑出来,它蹲在我钓鱼的地方,望着我就不肯走。

   直到天快黑了,小黑狗还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我收起钓具准备向小黑狗道别,可这家伙居然追着我边跑边叫,我只好停放好单车,带着它到附近去走几圈,看能否找到它的主人。可直到转悠到天黑,也不见有人认领它。我随便问了附近的几户居民,他们都表示没见过这只小黑狗。但有位阿姨看了看小黑狗道:这种小狗到处都是,八成是刚被丢弃的流浪狗。

   就这样,我又收养了一只小黑狗,取名叫来宝儿。来宝长得很快,到快过春节时生了一窝小狗,共6只。它除了在我们租住的地方吃工人们的剩饭剩菜,还跑到市场去自己寻找美味儿。

   到春节时,工人们都回老家过节了,我也定了飞回海南的机票。这下我就犯难了,动物是不可能从浙江运回海南的。六只小狗围着来宝儿吃奶,如果没有多的饭菜喂养,怎么活命?思来想去,我决定在离开永康的头一天,特意煮了两大盆饭和肉放在租住的屋子,并嘱咐房东千万不能赌住狗进出的洞口。最后,我找来一个纸箱,趁来宝儿外出觅食之机,挑出三只狗仔放在纸箱盖好,用一张纸写着:小狗出生年月日,由于回老家无人照管,请好心人收养,谢谢!写完字,我提着纸箱向菜市场走去,趁人不注意,我把小狗狗们的纸箱放到市场门口,就躲起来偷看,不一会儿就有几位老阿姨围着纸箱,她们抓起小狗狗,见那胖乎乎的样子,又看到里面的纸条,三只小狗狗只一会儿的功夫,便被人全领走了。

   当我从海南赶回永康,已是十多天后的事了,我第一时间就是赶紧打开房门看望狗狗们。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来宝并没像我想的那样糟糕,它看上去毛色黑亮,三只小狗仔被它喂养得肥头大耳,就像三只小狮子仔一样敦实可爱。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我为它们准备的两大盆肉饭,连一口都没动过。来宝儿见我回来,高兴得摇头摆尾,又是打滚儿又是左蹭右蹭。我五味杂陈的抚摸着来宝儿的头,它的孩子们根本不认我这个主人,似乎在用它们稚嫩的吠声或抗议或嘲讽着我的自以为是。

   来宝儿的狗仔们由于长得实在可爱,来我这串门的朋友们很快就把小狗仔们领养光光。

   当我决定以后好好的对待来宝,用以弥补我的自以为是对它们造成的伤害,却突然接到必须回海南发展的通知。我意识到,与来宝儿真正的别离时刻到来了。

   我决定把来宝儿寄养在朋友那里。在离开永康的那天早上,我早早起来去外面特意多买了点肉骨给来宝儿吃,来宝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它没有往常那么开心的吃,而是边吃边瞅着我。我跟来宝说:你吃饱一点呵,吃完这餐,我去为你找一位新主人,你不许离开他家,要在那里好好的生活哦!我边说边把拴狗绳往它脖子上套,来宝儿乖巧的趴在我脚边一动不动,任由我摆布。

   不一会儿,朋友的工程车过来了,可无论朋友怎么摆弄,来宝就是不肯上车,我走过去摸着来宝儿的头说:来宝儿,快上去,我没办法带你回海南。来宝儿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它浑身发抖,无助的巴望着我,轻轻的“呜呜"几声,但还是不肯上车。我只好爬到朋友的车上去,来宝儿见我上车了,高兴得一下跳上车来。

   到朋友住处后,我牵下来宝儿,把它拴在朋友的仓库里,然后对来宝做最后的训话:来宝儿,你在这里要乖乖的听话哈,不许乱跑,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指着朋友道:他以后就是你的新主人!训完话,我不敢直视来宝的眼神,任由它在那里又跳又叫……。

   后来在电话中我忍不住向朋友询问来宝儿的消息,朋友说:自从你走后,它没吃过什么东西。几天过后我就把绳子解开了,但来宝儿在那天跑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发表评论:(登录 | 注册)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

查看评论(共3条)
上篇:范仲淹为吾乡蔡齐写墓表
下篇:浅忆·流年
------------
情感文章精选:
有一种痛,永远无法弥补!
拥有了爱情,就别去碰暧昧
握一份清浅,遇一抹安暖
像不爱的人那样相处
生活|校园精选:
妻子像只小小鸟,我是她生命中的
可以改变的是态度
像我这样的人……
如果我想你了…
哲理|励志精选:
世界不曾亏待每个努力的人
该干时干 该退时退是一种睿智
两个打工者
守一颗淡泊之心,拥一份淡然之美
------------
主页>原创文章>生活
------------
文章阅读网手机版 | 手机客户端下载>